Category Archives: 新闻与政治

对于7.5事件的看法

刚刚旅游回来,在火车上听到消息,回家后上网看了详细情况,看到这么多无辜的人死于非命,心里真是很痛。不清楚维吾尔族人到底在想什么,打死了这么多汉人,你们想成为第二个车臣,第二个巴尔干,第二个波黑,还是第二伊拉克?中国政府对待少数民族一直是采用温和和怀柔的政策,但是你们不要忘记,在新疆的背后有10亿的汉人,你们以为我们后莫视自己的同胞被你们杀害,你们以为我们会无视妇女受你们的毒打?你们以为我们孩子无端的受你们攻击?你们难道忘记了王震将军?你们以为国家机器只是摆设?你们以为只有你们有刀?多少年来,在我的记忆里从来都是汉人自己斗自己,从没有对少数民族兄弟做过什么,多少年来国家对少数民族只有宽松的政策,在我小的时候,回民可以吃牛羊肉,我们只有少得可怜肉票可以买到肉,可我们从来没有抱怨过,我们受到的教育是尊重少数民族,他们是我们兄弟,信仰和习惯不同我们必定要尊重,上大学的时候,少数民族同学可以低很多分考大学,这也是政策,我们也不抱怨,有了孩子我们只能生一个,少数民族不限制,这也是政策,我们从来也没有抱怨,难道这些换来的是你们的所做所为。国家对西部有多少优惠政策,也换不来你们的一点点感激之情,在中国的历史上只有少数民族对汉族的深深的伤害,比如清朝,比如元朝。你们能举到汉族屠杀少数民族的例子吗?BBC台又在那里胡说八道,为了国外的几个人,国内的人血流成河,到底值不?如果有一个爱尔兰有骚乱,我一定去BBC发文,鼓动爱尔兰,苏格兰独立,看看他们到时候怎么说。
不要以为杀了人可以消遥法外,不要以为今天做了事明天就能忘记,你们可知道,在我们头上有苍天,有上帝,也有你们安拉,他们在那里看着呢,血债是要用血来还的。
Advertisements

what ‘s he say? stupid Dalai Lama, a lier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中国大学生!!

6月19日,日本共同社记者小泽一朗到北大进行突击采 访。在南阁(国际合作部)门口,小泽一郎采访了一小个子男生(后证实该男生为国际关系学院学生纳海?)以下是现场原版真实问答记录:
问:你支持抵制日货的这种观点或行动吗?
答: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个体,每个个体都是自由的。我无法左右别人的思想,也无权控制别人的行动。
问:你如何定位中日关系?
答:客观定位,平等互利关系。
问:从学生的角度看,你认为两国关系中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答:显然,日方在很多方面做出了错误的言论和举动,而这是我们不能接受和容忍的!一句话,改善中日关系需要日方正视历史,拿出善意和诚意。 A forest path in Redwoods State Park, California.
问:你个人使用日货吗?
答:有,马桶。(在场学生大笑)
问: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日本的马桶会比中国的好?
答:在中国,这种话题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在公共场合提论这种话题是很变态的。(笑声)当然,我不知道是你有这样的嗜好,还是贵国有这种习惯。(笑声)
问:关于历史问题,中日两国是否有途径可以卸下这个沉重的"包袱?"
答:请注意你的用词!我不同意你的这种说法。你的这个问题本身就在诬陷中国。自古至今,中国从不存在什么"沉重包袱"。中华民族是心胸开荡,豁达前瞻的优秀民族,宽厚待人,睦邻周边是中国的美德。因此我们正视历史,但绝不以怨抱怨。我们容忍和解,包括对待日本。请问,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历史包袱是什么?中国人民做过对不起日本的事吗?问题恰恰是侵略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不正视历史,在中国烧杀掠夺,疯狂地要灭绝中华民族。犯罪的日本不向中国和中国人民认罪赔偿损失,还要叫嚣海外出兵扩疆,分裂中国,霸占中国国土,激怒中国人民。这样的史实太多。请问,这是中国背历史包袱吗? (在场学生鼓掌)
问:我也经常看新闻,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生产事故频发,死亡率想必不会低吧?
答:同你们国家一样,每人死一次。 (笑声、掌声)
问:在中国大学校园里,学生自杀频繁发生、屡禁不止,这是为什么?
答:事实上,学生自杀最多的是在你们国家。许多稀奇古怪的自杀方式就是你们国家的自杀一族发明的。在联合国公布的相关资料中,日本的自杀率排名世界第一。我不知道你手上有什么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我国的校园自杀事件。 主席有一句名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希望你做客观真实的报道。对你刚才提问中使用的词语我有必要纠正,在中国汉语语法中,"频繁发生"和"屡禁不止"是重复累赘,用词错误。而且,你的说法不符合事实!(掌声)
问: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非法窃取日本的机密情报,你知道吗?
答:我无法核实你的消息的准确性和真实性。这种荒唐说法就跟布什打伊拉克是因为萨达姆偷了布什家的高压锅一样可笑。 (现场大笑)